理事會成員
雜志社組織機構
編委會成員
社委會成員
每期目錄
智庫經典案例
每期要聞
國策建言
國際視野
智庫回響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中華智庫雜志  > 每期要聞
全球核心智庫排行榜在京發布 中國發展研究院名列中國民間智庫前茅

十一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周鐵農題字祝賀中國發展研究院進入全球核心智庫

 

2015全球核心智庫排行榜在京發布 中國發展研究院名列中國民間智庫前茅

章琦在論壇上作精彩演講

  本網訊(記者陳旭東)1110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評價中心主辦的第二屆全國人文社會科學評價高峰論壇在北京中國社科院報告廳隆重舉行。來自全國社會科學研究機構、高等院校及美國、德國、韓國、日本、阿塞拜疆等國家的智庫專家學者共100余人參加了論壇。

        論壇發布了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主持研究的“世界核心智庫排行榜”,中國發展研究院首次登榜,位居中國民間智庫前茅。

        此次排行,全球共有1786家智庫進入候選庫。其中評選出全球核心智庫350家,進入全球百強智庫的中國智庫共有9家,進入全球10強的中國智庫有一家。中國發展研究院名列全球核心智庫第169名,位居中國民間智庫前列。

        會議期間,共有中、美、德、韓、阿塞拜疆等七位世界智庫領軍人物做了主旨發言。  

        中國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著名戰略家章琦做了題為“凝聚智慧 影響決策這是中國新型智庫的神圣使命 ”的專題發言,受到與會者的高度贊賞。

    章琦在發言中說: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評估機構與專家學者們,你們以公平、公正、客觀的評估方式,評選出了全球核心智庫,這是中國智庫界與全球智庫界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國評估機構主動作為,主動融入世界的一件可圈可點的大事。

        章琦強調: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決議指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建立健全決策咨詢制度。這是在中共中央文件中首次提出智庫概念。      

       習近平主席更明確提出:智庫是國家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形勢的發展,智庫的作用會越來越大。要高度重視、積極探索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組織形式和管理方式他又說:智力資源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寶貴的資源。我們進行治國理政,必須善于集中各方面智慧、凝聚最廣泛力量。改革發展任務越是艱巨繁重,越需要強大的智力支持

        章琦回顧了中國發展研究院自20021129日創立以來十三年所走過的歷程。

        章琦說:中國發展研究院忠誠地實踐和探索中國新型智庫之路,在眾多有識之士與開明領導的支持下,披荊斬棘,攻堅克難,凝聚智慧,影響決策,取得了累累碩果,贏得了中國領導人與社會各界人士的廣泛贊譽,基本實現了創立之初設定的宏遠目標:關注中國發展戰略,打造中國蘭德公司

     2003年春天,中國發展研究院專家組應江陰市委主要領導之邀,前往江陰、靖江調研,完成了《開明人士的高明和精明之舉——關于江陰、靖江實施跨江發展聯動開發共奔小康戰略的調研報告》,并直接送呈時任江蘇省委書記李源潮。半個月后,李源潮親赴江陰、靖江調研,充分肯定了這一開發模式,并對江陰作出了歷史性的定位。我與專家們的大膽推論和設想落地生根,江陰、靖江實現聯動,成為中國第一個真正打破行政區域樊籬,整合兩地資源,由先富地區帶動后富地區實現工業化和現代化進程的典型案例。靖江前任市委書記劉建國認為:江陰、靖江開發聯動,這是中國首創的石破天驚之舉。

經過10年的努力,先富的江陰與相對落后的靖江,在聯動中揚長避短、優勢互補,都獲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靖江的GDP翻了九番,江陰翻了七番。在靖江6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座現代化新城已經崛起。江陰、靖江聯動開發模式已成為中國突破行政區劃、先富幫后富的典型案例,很多地區與城市紛紛效仿,中國從此開創了一個發展經濟的全新模式。

2003年,我們應邀赴江陰、靖江做跨江聯動調研的同時,意外地發現了長江被嚴重污染的“秘密”。相關部門的統計數字令人震驚每年排入長江的污水有256億噸,即每分鐘長江所接受的污水為3噸!長江沿線出現了一些癌癥村,有的村子里癌癥患者高達上百人,湖南、湖北的血吸蟲病死灰復燃。長江水中所含的重金屬超標嚴重,長江已面臨六大危機,母親河長江已發生早期“癌變”!若不及時拯救,10年之內,長江水系生態將瀕臨崩潰。于是我院與全國政協聯手,策劃并組織實施了舉世矚目的保護長江萬里行。在一個月內,國內外媒體就發有關新聞一萬八千多條,鳳凰衛視制作了播出時間長達一年的《中國江河水》專題片,極大地推動了中國水資源的保護和科學發展觀的落實,我們的很多建議被中央決策層采納,中國水資源的保護提升到了國家安全的高度,我院確實起到了“報曉雞”和“撞鐘人”的作用,極大地提升了國人的環保意識。爾后國家高層決策,刮起了保護水資源的暴風驟雨,中國的水資源污染問題進入公眾視野,保護長江萬里行已深深嵌入中國的歷史,成為世界水資源保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章。

        2004年的時候長江流域經濟帶的GDP6.8萬億,到去年2014年十年之內,已增長到28萬億。

 21世紀初,上海的定位是建設世界級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和物流中心。我院認為,與未來的城市愿景相比,上海還缺少兩樣最重要的東西:一是缺少自有品牌;二是在打造四個中心的同時,上海還應該成為國際文化中心。2003年初,我院首先向上海市政府遞交了“打造自有品牌,創建國際文化中心”的戰略建議書:繼而又偕同上海有關部門舉辦了“名牌戰略與企業發展”論壇以及上海名牌發展戰略座談會。在這一時期《解放日報》分別刊登了我院關于“把上海建成國際文化中心之一”和“打造上海的名人名牌文化”的署名文章,對上海市委、市政府影響很大,品牌戰略已成為上海各級政府與企業的共識,我院領導應邀多次赴上海各區演講,推動上海的品牌建設。

         2008年,我院向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提出 “把上海打造成世界創意設計之都”的中肯建議,俞正聲書記經過深思熟慮后,作出了重要批示。上海決策層吹響了向世界創意之都的進軍號。一年后,聯合國有關機構已批準上海為世界創意設計之都。

         上海市的文化創意產業的GDP20089%GDP提高到201412%,增長3%,每年增長700多億。

可持續發展一直是我院關注的重大課題。2005年4月1日,在我院的創意策劃推動下,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辦了“中國循環經濟高層研討會”。在會上,推出了走在循環經濟前列的湖南泰格林紙集團。這一年該企業被國家發改委確定為發展循環經濟的典型,當年從國家發改委獲得了40多億人民幣的大項目。《參考消息》在頭版轉發了境外媒體對這一事件的重要評論,認為中國的環保找到了一條有效途徑。

 2006年一股否定中華傳統文化之風吹起,在這一年的5月,幾位頗有名氣的學者提出取消中醫、中藥,并在網上發起簽名活動,一時間中醫中藥無用論甚囂塵上。我院敏銳地意識到:否定中醫中藥,絕非空穴來風,他們要否定的不僅僅是中醫中藥這個行業,更主要的是要否定幾千年來的中華文化,企圖斬斷中華龍脈之根之心昭然若揭。

在這個事關中華傳統文化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我院挺身而出,率先在《南方周末》發表長篇署名文章《為中醫藥平反正名》,痛擊“中醫、中藥取消論”,并提出復興中醫藥的十大對策;826日,我院上書中國領導人:“中醫藥已進入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引起了中國領導的高度關注,并做了關于“堅定不移發展中醫中藥”的重要講話。在黨中央、國務院、全國政協的關心支持下,由我院擬就的“中醫中藥世紀行”方案經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周鐵農批示后送呈國家中醫藥局,后改名為“中醫中藥中國行”,并于200777日在北京中華世紀壇隆重舉行啟動儀式。中國發展研究院與全國政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合作舉辦的首屆中醫藥高峰論壇也于2007111214日在北京政協禮堂隆重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周鐵農、黃孟復、李蒙三位副國級領導出席會議。這次會議在國內外產生重大影響,堅定不移發展中醫中藥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

        2015年,我院再次關注并調研中醫藥的現狀,意外地發現了中國中醫藥發展已陷入明興漸亡的境地,于是,我院再次上書國家領導,送呈了“中醫藥發展關山重重,設立中醫藥部與立法是中醫藥發展必須翻越的兩座大山”的建議信與詳實的調查報告,現已引起國家決策層的高度重視。

        201311月,中國發展研究院策劃發起首屆世界健康論壇,該論壇邀請了聯合國健康與環境組織、《中國醫學百科全書》編撰委員會等機構聯合做主辦,成功在京召開。潘基文先生做了視頻致詞,第六十七屆、六十八屆聯大主席武克·椰雷米奇、潘基文先生特別助理金源株先生等聯合國十幾名高級官員出席了會議,六百余位國內外專家、企業代表等在京共話人類健康與發展。

        2011年年底開始,歷時四年,我院完成了《長吉圖發展戰略暨長吉一體化實施決策咨詢報告》、《長吉圖國家戰略體制機制創新》、《長吉圖國家戰略是開啟和平發展之門的金鑰匙》,《長吉圖國家戰略與中美、中日、中俄、中朝韓》等多份研究報告,破解了影響長吉圖發展戰略實施的諸多深層次難題,找到了開啟長吉圖發展戰略的金鑰匙,向黨中央、國務院、吉林省委、省政府遞交了一整套滿意的答卷。

        2013年下半年由我院牽線搭橋,國內一家知名金融機構與長春市政府簽署了融資一百億規模的協議,截止該年年末成功融資近二十億元。

        2015年,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分別到吉林調研,對長吉圖寄予厚望。習近平在考察時強調,設立長吉圖開發開放先導區是中央的一項重要部署,要把先導區建設成東北地區對外開放的示范區。 

        20142月,我院在幫助首都農業集團做整體發展戰略的時候,首農二級企業,我國禽業行業協會會長,亞洲最大白羽肉雞生產廠華都集團負責人及有關企業專家找到我院,請中發院關注h7n9病毒對中國禽業的致命影響。經過深入調研,問題的關鍵在于一個“禽”字。當時國家流感參考實驗室表明,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病毒是通過家禽直接傳播給人類的,養禽廠也末檢出H7N9流感病毒。于是,我院撰寫了一份 “建議將H7N9禽流感改名為H7N9流感,減一個字、救一個產業、穩定上億人”的建議信,并將這封建議信及專家們撰寫的報告在十八大三中全會后送呈給習近平總書記和俞正聲主席,不久獲得領導批示。不到一個月,這一問題得到妥善解決。

        我院一直十分關注中國的反腐敗斗爭,如果不反腐敗,中國這盤棋確已走不下去了。2013年春節,我去海南拜謁了海瑞墓,不由自主吟出了一首詩:“神州大地風雷激,貪欲橫流世人驚。海瑞重生呼無奈,肅貪救國唯近平。”后來,我將這首詩請書法家寫就一幅書法作品,拍成照片,送給習近平主席,支持他大力反腐。

        201410月,我看到了反腐敗遇到了重重阻力。于是,我給七個常委寫了《只有常委帶頭公開財產 才能有效治理中國腐敗》的建言信,建議七常委帶頭,公開財產。中央辦公廳反饋,有多個常委作了批示。過了2、3個月,我們先在國外媒體上看到中國七大常委的財產公開,很快又在中國媒體也看到了。

        2015年,我院觀察到中國反腐敗進入了“膠著狀態”,“不作為”成了很多官員們的選擇。于是我分別給習近平、王岐山上書,建議中國要盡快建立切實可行的民主制度、輿論監督、法律法規的制約機制,讓權力關進籠子成為現實。否則,腐敗分子就象割韭菜,割掉了一茬,又長出一茬,前腐后繼,象瘟疫一樣肆意妄為。我們建議:當反腐取得決定性勝利后,權力已被關進法律與制度的籠子里后,黨和國家的首腦應該考慮大赦天下,打擊少數罪大惡極的腐敗分子,拯救大多數“無心之過”的干部,這應該成為反腐倡廉的基本國策,如此才能減少阻力,減輕風險,穩定大局。   

        章琦最后深情地說:我與我的同仁們用了十三年的時間,鍛造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這個研究院不僅屬于我和我的同仁們,也是屬于中國,屬于中華民族,更屬于全世界!


 
聯系我們 | 精英團隊 | 組織機構 | 關于我們
Copyright 2013 www.chin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5009779號-1
主辦:中國發展研究院 協辦:中國發展研究院 承辦:中國發展研究院 二度空間維護
(建議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瀏覽器)
彩神彩票-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