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會成員
雜志社組織機構
編委會成員
社委會成員
每期目錄
智庫經典案例
每期要聞
國策建言
國際視野
智庫回響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中華智庫雜志  > 國策建言
中國開放的大門不能關上也不會關上

中國開放的大門不能關上也不會關上 

王黎東 

    十八大以來,面對經濟新常態,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陸續出臺了新經濟政策,展示了執政新理念,這些政策和理念必須通過不斷堅持改革開放才能達到預期的成果,其中包括一些重大戰略。一些重大的改革開放理論的兌現與實施,推進了在開放中的自主創新。因此,中國開放的大門不能關上,也不會關上。

一、開放改變了中國

一個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強大主權國家必然具有四大支撐力量:經濟實力、政治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簡言之——經濟、科技兩大硬實力,國民素質、國家治理兩大軟實力。回顧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歷程,開放徹底改變了中國,

 

(一)開放提升中國經濟實力

數字比較改革開放三十年前與三十年后的中國經濟發展變化(以1978年為時點):

(1)

國內生產總值與人均GDP的高速增長,特別是在加入世貿組織入關之后  

 

2)進出口貿易額快速增長,三十多年來平均每年增速高達16%。貿易方式由傳統實物貿易向虛擬電子商務轉變,跨境電子商務從無到有快速發展。中國制造平均每年以20%的速度成長,在絕大多數工業產品領域,中國產品產量都已位居世界前列,成為世界最大的傳統制造業大國,全球幾乎獨一無二的傳統制造業全產業鏈型全國。

 


3)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實質性增長,百姓家庭銀行存款增長加速,中國消費者購買力從無到有增長強勁,電子商務、移動網絡交易便利的購買模式與海量的商品信息加大了消費者的購買欲。部份中產階級已不滿足于國內傳統商品,近年激增的海淘海購與消費升級趨勢迫使政府作出供給側改革,以升級產業結構來滿足洶涌澎拜的新常態下國內消費需求。

  

比較類目

1978

2015

1978-2015

增長率

百姓銀行存款余額

210億人民幣

40多萬億

7%

絕對貧困人口數

2億多

6-7千萬

 

  

4)全球經濟中國影響力與日巨增,比較美中兩國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與未來趨勢:

    年份

國家

占全球經濟產出比例

1970

2015

2025年預估

美國

21.2%

16.7%

14.9%

中國

4.1%

15.6%

17.2%

以上數據根據2016年美國咨商局(Conference Board)發布數據

 

全球著名的麥肯錫咨詢公司指出:未來“全球商品、服務、資金、人員和數據流動在決定國家、公司和個人的命運方面扮演著越來越大的角色”。而在這場深刻影響未來社會發展的產業變革中,“十三五”我國正順應國際形勢以建設創新型國家、以發展互聯網+為主的“雙創”經濟指向縮短與發達國家智能化數字技術基礎之上的市場應用與產業化步伐的差距,這種產業的升級與更新換代帶來的整個社會的發展模式、工業制造技術、國民生活方式、城市化進程的轉變是與以往三十年完全不同的。

 

(二)開放提升中國政治實力

與經濟高速增長形影相隨更重要的是社會的轉型與生產力、生產要素的變革與重新配置,中國從傳統以士農工商為序列的農業社會大國向憲法所保護的多元社會多種經濟成分平等發展的現代化文明強國邁進。在此過程中通過一系列“摸著石頭過河的”國家行政改革措施,實現從計劃經濟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艱難轉型。

更重要的是改革開放改變了我國政治生態,作為全球少數幾個一黨執政的國家,在歷經三大發展階段后,終于迎來中國共產黨從革命黨逐漸走向現代意義上的執政黨的轉變,即:從建國之初的在野黨、奪取政權的政黨——到1949建政之后至1978年改革開放執政初期的政黨,因為缺乏執政經驗、缺乏法治經驗而不成熟的執政黨——向改革開放之后實行依法治國,建立建全法治架構的執政黨轉變。

 

(三)開放提升中國科技、國防實力

改革開放至今,隨著量子通信、中微子振蕩、高溫鐵基超導等基礎研究取得一批原創性成果,載人航天、探月工程、深海探測、光學、制導等項目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我國科技創新實現了重大突破,在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以及應用研究諸層面,包括軍事、國防都攻堅克難,在原始創新、集成創新和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各方面都辛勤耕耘而開花結果。特別是我國農業在知識產權支撐下,逐漸走上一條健康、綠色發展之路,糧食產量已經實現了“十二連增”。全社會重視知識產權和知識經濟,成為產業轉型升級,重大科技創新成果和重大發明創造形成的催化劑和加速器。

 

(四)開放改變中國社會的文明程度,加速農村現代化

開放也改變了中國社會的文明程度,這種文明程度集中體現在全社會公民對知識成果、法規的尊重、認同與遵守的意愿與行動;體現在中國制造日益擺脫仿制品、山寨產品流行的“山寨中國”的國際惡名;中國13億人民近10億農村人口擺脫落后走向現代化、走向城市與現代文明的實踐成果。

中國知識產權報社發布《2015年中國知識產權文化素養調查報告》調查結果顯示,2015年社會公眾的知識產權綜合素養指數為52.3,與2008年相比提高了10.2,增長24.2%,表明我國社會公眾知識產權文化素養在逐步提升。中國農村農民參與新經濟,走向現代化的步伐也在加快,重點體現在農村農民正通過國家硬件網絡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的下沉走入千村萬戶而搭上互聯網經濟的快車。

農村與城市數字鴻溝進一步縮小。從基礎的娛樂溝通、信息查詢,到商務交易、網絡金融,再到教育、醫療、交通等公共服務,互聯網塑造了全新的社會生活形態,潛移默化的改變著我國農村的經濟發展與社會生活。

 

二、關門將導致中國落后挨打

由秦漢至唐宋,中國以其發達的物質文明長期居于世界先進之列,直到公元十五世紀末十六世紀初,對于中國和東方的財富向往,仍然是導致歐洲探險家發現環球航線和美洲大陸的一個重要原因。

但是明清海禁實施閉關鎖國政策,使中國錯失了一次重要的歷史遞進時期:當世界歷史進入十四、五世紀由封建社會向資本主義過渡的前夜,新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新的手工業生產方式出現,包括工業革命、歐洲商路構架的自由貿易、新教改革確立的商業契約精神與世界市場的形成,世界進入開放經濟體展現出的時代歷史轉折關頭,明清兩朝政權恰好采取了完全與世對立的海禁閉關政策,使宋代我國資本主義經濟的萌芽摧殘殆盡,中國社會的整體發展水平日益遠離全球時代的洪流而日益邊緣化,強國日落。

據國外學者統計,明代中期到近代之前即1500~1820年,中國經濟占全球經濟總量的比例突破30接近1/3。在所謂“乾隆盛世”的18世紀,英國人的生活水平大概強于中國人的3倍。中國GDP占全球經濟總量的比重,1600年為1/41840年為1/5。在近代之前的明清兩代,中國經濟的全球地位江河日下趨勢顯面易見。經過近現代100年的衰敗之后,中國的GDP1949年之時降為占全球總量的5%左右。

然而對一個國家來說,更為重要的是經濟結構,尤其是工業和農業在整個國民經濟中分別所占的比重。明代,中國GDP總量農業的“貢獻”為年平均88%,手工業和商業占GDP的比重在最高年份都沒有超過20%。換言之,不管明代的民間財富積累達到了何種程度,也不管當時江南大商人的生活有多么奢侈,明代的經濟結構與近2000年之前的秦漢王朝相比,依然沒有發生根本的變化。傳統的生活方式和小農經濟為主的社會經濟結構,直到近代都未曾得到全面的革新。甚至直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初,中國絕大部分地區,依然還延續著幾千年以來的傳統生活方式,中國傳統、低效和粗放的農業部門在GDP中的比重依然高達65,農業人口占所有勞動力比例也高達79%。因此我國近五千年的社會發展史從實質意義上依然原地踏步停留在傳統農業大國階段,未能進入工業文明序列,與歐美發達的工業文明國家存在世紀差距。

閉關鎖國對我造成的消極影響可以總結為:

1)閉關鎖國,限制了對外貿易的發展和工商業的發展,使中國的資本主義萌芽未花即折,中國一直停留在傳統農業國家,無法向現代工業國家進化。

2)助長了統治階級妄自尊大的心理,自詡天朝上國,盲目排外,不思進取,保守愚昧。

3)阻礙了中外文化交流,使西方近代科學和技術無法傳入我國,中國社會的文化科技與文明層級未得發展與提升。中國科技整體發展水平至今與英美德日發達國家差距懸殊。

因此,閉關鎖國的影響啟示是要堅持改革開放,吸收外國先進知識和經驗,改造民族的落后意識,改造生產力,改變落后的國家面貌。

值得警惕的是,閉關鎖國并不是封建王朝的專利,文化大革命“十年動亂”的閉關鎖國與思想言論自由的黨禁,導致中國社會經濟與科教文衛的全面倒退以及封建王權個人專制專政的復辟,說明中國社會時至當代依然存在閉關鎖國的可能。

三、為什么中國總有人要力主關上大門

前三十年的中國改革以經濟改革大踏步的車輪碾壓了傳統的經濟生產方式,開出了一條康莊大道,而后改革時代的改革將而臨著最艱難的對車輪與舵手本身的改革,它是一輪未必與以往有繼承關聯但確實將具有劃時代意義更具剔骨療傷性創新的改革,這一輪改革要面對的核心問題:一是原有的舊體制殘余沒有碾碎;二是上輪改革停滯形成的新積弊。舊體制最突出的特征就是一種無所不在的權力;新積弊則是在權利和市場相結合基礎上形成的一種利益格局、一批利益集團,它們集中在一批壟斷性國企與行業中,寄居豐腴肥膏。權貴集團不但獲取了大量財富,而且壟斷了中國相當大部分的最好的資源和最好的機會。十幾年來政府審批的項目已經減少了2/3,但政府對市場的干預并未讓各界感覺減少,甚至有人感覺比原來更厲害,真正的問題不在于審批,而在于這個權力的特點:無所不在,滲透一切,幕后操控國家權力。因此建立一個公平、規范的競爭時代,首先要破除權貴壟斷,后三十年改革開放也將啟于此。這場改革的核心問題,已經不是經濟體制改革,不是簡單的金融、財稅、土地、國企改革等,而是國家治理,是一場全面深刻的社會變革,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方式的一次重要轉變。判斷的改革的標準有三點:一是民眾的權利能不能得到最起碼的保障;二是公權力能不能得到初步制約;三是經濟社會生活嚴重失序的狀況能不能得到基本扭轉。

開放強國,閉關誤國似乎路人皆知,然而依然有那么多人還在力主關上大門,為什么?就改革開放的目的與出發點來分析,當前中國社會還存在著五類直接或間接反對改革開放的階層群體,可以總結為:

第一類:非正常攫取中國財富者群體——既得利益集團,怕加大改革開放后清算他們的不法收益。他們想維持現狀,把權力和市場結合在一起,既獲取資源又可以變現,他們發自肺腑地贊美現在是中國五千年來最好的時期。所以在這類人群的阻力之下要進一步改革開放,向前推進實現中國社會減少貧富差距,達到社會各階層各民族的均衡發展與共同富裕是非常不易的。

第二類:沒在撈到改革利益的社會極左派,念念不忘過去的舊意識形態者,留戀計劃經濟時代,看不慣改革開放搞活,不適應改革開放者。

第三類:文革中間的造反派及其子女們,通過文革暴力與陰謀攫取了政治權利與巨大利益者,至今未得到清算,仍然繼續享有著不法的收益,依然夢想文革復辟再次實現政治與財富的不法上位。

第四類:受知識、技能的束縛,沒知識,沒文化,沒技能,沒能力而固步自封的底層人士、農民,在改革開放過程的分階層輪動分享改革紅利波斷中依然沒能受益波及到的,他們留戀毛澤東時代貧富差距兩極分化小,社會相對公平、公民地位平等,工農民眾有話語權的歲月,而沒有看到閉關鎖國給中國帶來的國弱民窮的嚴重后果。事實上公平社會的建立也正是需要進一步開放改革才能建立的,是當前改革不徹底,未到位的體現。

第五類:政治上的野心家,妄圖通過重卷極左思潮,復辟紅色專政,再次閉關鎖國,封鎖言論思想自由,重新實施愚民政策,撈到政治資本,按自己的利益計劃撐權,胡作非為者。

中國歷史上重來沒有因開放而亡國的歷史案例,只有閉關鎖國導致國弱民貧的民族屈辱歷史。伴隨開放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科學技術的進步、山寨經濟向知識經濟升級帶來的產業升級、國民素質與文明層次的提升、國家行政治理能力的提升。

四、中國開放的大門不能關上,也不會關上

 “和平、發展、合作”是世界的大趨勢,開放是整個國家的一種文明程度,中國開放的大門不能關上,基于以下幾個中國現狀:

 

(一)中國推進持續的經濟體制改革,還需要靠開放,用世界眼光全球經驗,攻堅克難

本輪的經濟改革重點問題包括:

其一、城市化跟不上工業化,農民跟不上現代市民的進步,城鄉差距明顯擴大,農民的收入沒有達到跟工業化相適應的水平,形成城鄉市場阻隔,需要通過進一步開放、減小國民差距。

其二、未富先老、人口紅利帶來的廉價勞動力時代告結,高地價高房價造成的低制造成本時代告結,需要忍受巨大的產業升級轉型之痛,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

(二)改革進入深水期,依然需要通過開放,借他山之石攻玉,吸取全球治理經驗,攻堅克難

  從歷史的延續性上來看,中國命運的盛衰關鍵問題是在社會根本制度和執政模式的建設上,不能讓封建王權思想與王朝模式再繼續下去,使中國走不出歷史的輪回。中共十八大期間發生的諸多事情(包括各種政治謠傳、政治丑聞和毫無規則的黨內競爭等)表明中國的政治生態已經發生了急劇的變化,正在由告別老一代紅色革命家佐政干政”與新一代領導人獨立執政的過渡期轉變。對執政黨來說,唯一的選擇就是接受這些現象,用開放的心胸,面向未來,開百代之基業,在堅持走中國特色的道路上,學習強國的政治治理經驗,進行政治改革,重新調整中國的政治體制設計。

新政治生態需要解決的歷史遺留問題包括:

國家頂層制度設計層面,與歐美總統制離任即無權干政、佐政不同,我國現有的政治權利架構設計中還存在著高于全黨、全民代議制選舉體制之外,超越于黨章與憲法賦予合法執政的“隱形”權力層——中國式“元老院”對黨的政治生活干預與作用過于巨大,依然能左右現行最高執政團隊的政治決策,甚至人事任命,有違鄧小平時期已定的黨內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的決議,這種離任不離政,退而不休的權利終身制,導致在領導層層面,造成過度的內部多元主義,表現為思想和利益的多元性,從而失去了政黨的有機整合性;在社會層面,一個開放的經濟體已經造就了一個開放的社會,而一個開放的社會迫切要求一個開放的基于憲政權利約束機制下的的合法權力政治體系,去除超越于憲法、黨章之上的中國式特權,還民于代議制政府的一元權利架構。“中國式老同志”要向美國首任總統喬治·華盛頓看齊,在完成美國獨立的千秋大業之后,毅然解曱歸田,不停步于獨立戰爭時立下的個人豐碑,走向還權于民,走依法治國之路,為締造一個法治、富強與保障民權、民生、獨立自主的共和國而貢獻自己的歷史價值,展示一個國父也不能凌駕于民權與歷史之上的胸懷與榜樣。改革高級干部待遇終身制是法治社會頂層設計的重要一環。

(三)科技進步,農業現代化、工業升級換代、第三產業的崛起還需要大力開放實現彎道超越

相比發達國家科技進步對經濟增長70%以上的貢獻率,我國創新驅動的效應還遠沒有得到全面體現,還有明顯差距。中國的問題是資本過剩而好資產與高端技術短缺,研發投入與發達國家企業相比不及九牛一毛,這樣的基本矛盾未來10年并不會改變。整個中國工業,除了軍工外,我們基本沒有掌握母機與核心技術,因此將依靠更加開放的全球環境與國內環境完成升級是必由之路,“買斷全球”是生產要素與國際對接的一個機遇與重要手段。而海外的收購,不是金錢的收購,而是文明的對接,工業系統的互動,技術對市場,技術對技術,歸根結底是價值觀的碰撞與對接。在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新形勢下,文化產業的價值在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作用日益突出,構建中國特色之路的政治、哲學理念、新東方價值觀、話語權將是中國建構“一帶一路”全球影響力的重要前題與基石。

 

(四)我國行政監管水平與監管能力還相當低下,特別表現在一些重要的經濟部門如金融、工業信息、海外投資管理領域的監管失當或監管能力的低下,需要通過開放,進一步吸納高端人才,提升執行能力

據《中國產業地圖》(中國并購研究中心)一書指出,中國每個已開放產業的前5名都由外資公司控制,在中國28個主要產業中,外資在21個產業中擁有多數資產控制權。根據國務院研究發展中心的數據,中國進出口貿易中55%是外資,其中高科技類出口的87%是外資,這樣驚人的外資企業覆蓋率讓我們不得不擔憂我國自身產業的安全度。作為監管層,我們特別應該警惕外資大量收購和外資不公平收購對我國產業安全度的影響,特別是在國民基本生活保障領域,比如農業部門的糧食安全領域。是我們不健全的法規和不成熟的監管方法和低下的監管能力,導致了大量外企利用現行法律法規的漏洞,造成了眾多對內資企業不公平的收購案影響我國的產業安全。

 

(五)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在經濟新常態執行新經濟政策、新執政理念,決定了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

十八大以來,面對經濟新常態,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陸續出臺了新經濟政策,展示了執政新理念,這些政策和理念必須通過不斷堅持改革開放才能達到預期的成果,其中包括一些重大戰略,如:

(1)                         中華復興與兩個一百年的國家戰略

(2)                         一路一帶戰略

(3)                         京津冀一體化戰略

(4)                         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

(5)                         南海戰略

一些重大的改革開放理論的兌現與實施,包括:①增強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做到改革不停頓感開放不止步。②凡屬于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據。③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④在開放中推進自主創新

  因此,中國開放的大門不能關上,也不會關上。

 

    作者簡介:

    

王黎東,中國人民大學法學碩士,中國發展研究院研究員。長期專注于區域經濟發展研究與大型企業品牌管理研究,為地方政府與企業提供戰略咨詢服務。近年參與的主要項目有:北京首農集團十三五規劃、吉林冬晨國際物流走出去戰略、上海知識產權商務集成港規劃、長吉圖戰略規劃與實施系列、中國能量醫療及中醫中藥發展戰略、巴馬國際高端養生產業發展戰略、吉林遼源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戰略等。研究成果收錄于《中國大戰略——從建言獻策到城市發展戰略》、《龍起東北亞決戰長吉圖——來自長吉圖一線的戰略研究報告》二書中,另有《中國私企經營風險原因分析》,《丑小丫的中國夢》、《風情上海灘》等著作。



 
聯系我們 | 精英團隊 | 組織機構 | 關于我們
Copyright 2013 www.chin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5009779號-1
主辦:中國發展研究院 協辦:中國發展研究院 承辦:中國發展研究院 二度空間維護
(建議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瀏覽器)
彩神彩票-通用app